紧密合作缓解政治风险

经济危机对新兴市场的影响以及未来可能出现的新型金融危机正在全球范围内引起广泛的关注。因此,成功管理信用与政治风险对企业而言尤为重要。

近来,政治风险一直是全球企业热议的重点。随着世界走向政治两极化,国家主义、贸易保护主义日益增长,贫富差距日益扩大以及移居和移民,国际制裁等问题,风险正日益增加,并蔓延至西方发达国家。与此同时,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也提及一场新的金融危机正在酝酿。财政紧缩的影响仍在全球范围内显现,加之英国脱欧和贸易战等问题,供应商和客户资不抵债的风险日益加剧,令人担忧。

因此,成功管理信用与政治风险从未显得如此重要。

主要政治风险

JLT Specialty高级政治风险分析师Eleanor Smith表示:“当前世界面临的两大主要政治风险为潜在的经济危机与社会动荡,而这两者往往相互关联。阿根廷就是一个例子,当政府开始实施措施解决经济失衡时,遭遇到了抗议和罢工等社会问题。就特定风险而言,JLT观察到的一些共同问题围绕在获取硬通货并在新兴市场中谋利;发展中市场的合同违约,如合同双方试图更改现有合同或交付违约;以及期限变更。 “

JLT Asia信用、政治和安全风险部总经理Mark Wong表示,影响跨国企业的主要政治风险包括因不稳定/不可预测的政治局势、结构性经济疲乏、不发达的监管体系和薄弱的司法机构而造成的合同失信。在一些尚未成为外国大举投资重点的国家中(如孟加拉国、斯里兰卡和缅甸),这些风险尤为突出。在中国的“一带一路”倡议中,随着公众对相关借款债务影响的认知不断提高,主要成员国取消或重新谈判合同的风险也随之上升。在马来西亚2018年5月出人意料的选举结果公布后不久,该国最大的铁路项目——价值200亿美元的东海岸铁路——在项目所有者马来西亚铁路公司(Malaysia Rail Link Sdn Bhd, MRL)的指示下暂停施工。从那时起,政府接连取消了数个重大项目。危险在于,这种取消协议的影响将蔓延到其他国家,如斯里兰卡和巴基斯坦,这些国家正竭力寻找途径控制飙升的外债。”

采矿业的政治风险

深受政治风险影响的另一个行业是采矿业。JLT Specialty矿业团队的合伙人Harry Floyd指出,采矿业的主要风险包括:不合理地撤销采矿许可;肆意更改税金、特许权使用费和关税制度;强制性征调资产;汇率和边境管制。采矿业中,一些国家既存在这些政治风险的担忧,同时又蕴含发展机遇,如刚果民主共和国(DRC)、阿根廷、坦桑尼亚、委内瑞拉、印尼和玻利维亚等。

政治担忧蔓延至发达市场

目前,政治担忧在一些发展中国家引起广泛的关注,诸如阿根廷、土耳其、南非、巴西、孟加拉国、巴基斯坦和斯里兰卡。然而,这些担忧也逐渐蔓延至发达地区,特别是意大利。JLT收到越来越多来自意大利的委托,也注意到伴随国人的离境,大量资本正在外流。

政治风险蔓延至发达国家背后的主要因素之一是2008年金融危机的遗留问题。Eleanor Smith提到:“2008年的遗留影响已致使发达国家出现政治风险。缺乏包容性增长,经济复苏的不完全(部分社会阶层尚未复苏,在英国和美国尤为明显),使得政治风险在发达国家显现。从英国脱欧、欧洲的右翼崛起以及更民粹主义的经济政策倾向中,都能看到政治风险的影子。”

JLT Specialty USA信用、政治和安全风险部门副总裁Gayle Jacobs说:“选举,通常会导致外交政策的改变(取决于选举的结果)。因此,经济与国防的优先顺序及关系将直接影响国际关系和全球经济。美国总统唐纳德•特朗普(Donald Trump)被一些人贴上‘黑天鹅’候选人的标签,是因为不仅只有新兴市场在经历了破坏性的、意外的事件后,才会产生重大的影响。”

Mark Wong表示,中美贸易战对发达经济体产生了实实在在的影响。由于对美国和中国的出口减少,日本在2018年9月的出口自2016年以来首次下降。路透社(Reuters)最近的一项调查显示,三分之一的日本企业受到了贸易冲突的影响。

新的金融危机?

新一轮的金融危机即将爆发的讨论俨然上演,这种担忧是否合理?

Gayle Jacobs表示:”新的金融危机有发生的可能性。尽管自2008年经济衰退以来,人们已经吸取了许多教训,并让情况得以缓和。但这更取决于执政领导层的政治倾向。就全球经济的周期性而言,某种程度的衰退很可能即将来临,但政府可以动用许多手段来控制其带来的影响和严重程度。自2015年12月以来,美联储已八次加息(尽管特朗普政府已经下调了税率)。而即使需要降息,空间也非常有限。“

JLT Specialty信用、政治和安全风险的高级合伙Neil Duchesne表示:“我不确定这场危机是否真的已经过去了。很多人的家业已经稳固,但新的现实是:很多迹象表明,对于某些领域,我们正处于另一场动荡的边缘。它是否会像2008年那样影响深远还有待观察,但我认为,控制措施现在已经到位,这是10年前没有的。就金融机构而言,不同于2008,已变得更加稳健,资本状况也更好,能够抵御另一场金融危机。但就政治风险而言,某些风险敞口已达到了历史最高水平。在未来的三到四年里,世界上的某些地方将会面临一场严峻的考验。发达国家已经吸取了历史的教训,但在一些发展中国家,由于过于贫穷,他们通常对此无能为力,所以必须设法筹集现金,导致负债越来越多。因此,这很可能是一场地域性的危机。“

在发达国家,尽管政府宣称紧缩政策已经结束,但某些行业中破产企业仍在增多,如零售业在全球范围内都处于非常糟糕的状况。在美国,破产数量从2017年开始略有下降。但是贸易制裁的影响可能会继续对某些行业产生负面影响,尤其是那些中国最新关税涉及的行业。在亚洲,由于2015年大宗商品价格下跌,企业违约和破产在2015/16年达到顶峰,2017年开始有所回落。然而,中美贸易的余波在亚洲正在显现。

管理政治和经济风险

风险管理,是指一个公司对其在世界各地的所有业务进行监管,掌握有关各国政治和经济风险的相关信息,并拥有良好的信贷程序。

Neil Duchesne表示:“多数大型跨国公司都相当成熟,它们对海外业务有良好的管理,并向总部进行汇报。通常,它们都有出口信贷机构(ECA)的支持,并从市场购买政治风险保险。规模较大的跨国公司更能适应其经营的各个市场的各种法律和监管框架。而那些小规模的公司在海外业务监管方面容易发生问题。比如基金公司可能会有很多直接或间接小额投资分布于各个国家,但他们可能不清楚自己实际所面临的风险。

对于大公司而言,在企业内部建立一个专业的部门,以确保对公司在不同国家开展的业务有非常精准的认知。政治风险往往难以预见,企业无法避免由此引发的所有风险,但是企业应该确保成为一个尽责的跨国投资者或运营者。”

正确的保险范围

就保险而论,贸易中断和信用保险可以保障企业免受因供应商或客户的影响而造成的损失。政治风险保险可防止东道国政府征用、选择性歧视、吊销许可证、政治暴力和无法汇兑所造成的损失。

正如Harry Floyd所说,在采矿业,跨国公司可以通过与东道国签订合资协议、增加对东道国方的投资、使用合理的采矿方法以及增加当地就业(而不是雇佣外籍员工)等方法来缓解企业的政治风险。对供应商/合作方风险敞口的积极管理,对于确保关键原材料抵达矿山、产品成功出口至关重要,而这一切都需要一个架构精准的保险计划作为支持。

JLT Asia的Mark Wong表示:“随着中美贸易战的爆发,很多跨国公司的国际业务正面临信用与政治风险,关于信用与政治风险敞口的业务委托也逐渐增多,越来越多的跨国企业开始使用信用和政治风险相关的保险产品。”

Neil Duchesne说道:“管理信用风险,保持自身面对供应商和客户都占据优势的关键是拥有健全的信贷程序和强有力的KYC政策,并尽可能地了解供应链上的压力。要做到有效降低风险,重要因素之一是风险管理部门需与财务和信用管理部门紧密合作来制定战略。而现实并非总是如此,这取决于风险管理部门的决策权的强弱。” 

Gayle Jacobs补充称:“风险管理在企业开展的所有业务中都应当占有一席之地,无论是正式的还是非正式的。信贷团队的存在是为了平衡与机会和损失相关的风险。风险管理往往不会涉足信贷业务,但其实这非常必要。很多公司未投保的最大资产项往往是应收账款,这对公司非常不利。”

全球风险评估

JLT专有的国家风险评级平台全球风险评估World Risk Review(WRR)可以帮助客户更详细地了解国家的风险。

全球风险评估对197个国家的9种可保风险进行了风险评级。这些风险包括:征用;合同违约;法律和监管风险;无法兑换货币;主权信用风险;国家经济风险;罢工、暴动和内乱;恐怖主义;战争和内战。

JLT全球风险评估的核心是由一个专有的基于算法的建模系统生成,该系统包含277个独立的指标。该评级每月更新一次,并提供对中短期风险环境的预测。

全球风险评估可以帮助客户:

对标目标国家的风险环境
对比一个国家各种风险种类的风险环境
评估历史风险趋势,并对标多个国家的风险环境
通过WRR生成的数据和图形创建定制的报告。WRR以直观的呈现形式帮助决策者了解风险敞口并探讨是否需要相应的保险。